您的位置:首页 >四川印象>四川非遗>详细内容

彭忠富 ‖ 德阳潮扇:匠心风骨铸扇魂(下)

作者:彭忠富 来源: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21-01-22 15:08:13 浏览次数: 【字体:

德阳潮扇:匠心风骨铸扇魂

(下)

彭忠富

潮起潮落,路在何方

每年6月1日的德阳石刻公园内,到处都是带着孩童玩耍的家长们。那些大气磅礴的石刻至今仍让人觉得十分震撼,其中的《中华魂》群雕是规模最大、结构最复杂、主题最丰富、艺术形式最多、耗时最长的部分。这些石刻鬼斧神工,虽由专家设计指导,但完成这些艺术品的仍然是那些普通的石匠。其实我觉得,石匠也好,扇匠也罢,在他们身上我们都能感知到一种匠人精神和他们对艺术的不懈追求。

德阳石刻艺术墙中华魂群雕(图片来自网络)

上午9点,龚德江已经在潮扇工作室的画案边开始作画了。跟制作潮扇相比,龚德江说自己更愿意画画。1955年,龚德江出生时,德阳潮扇的各大潮扇庄响应德阳县政府手工业管理局号召,开始公私合营。彼时,潮扇社规模很小,只有7个人,龚守春担任组长。生产地点就在春福亨扇庄,后来由政府协调,潮扇社迁至崇果寺。1960年6月,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,撤回所有的技术专家和顾问,并要求偿还所有到期债务。彼时,中国压力很大,德阳潮扇成了出口创汇的重要产品。那时,应该是德阳潮扇社最为辉煌的时候,德阳潮扇源源不断地出口到东欧和东南亚,为国家换来外汇。龚德江说,前几年他曾在比利时拍卖会上,以近两万元买回一把德阳潮扇。扇面上画着一位男子正在树下练剑。左边写着“五八年、荣临作……”等几个字,应该是一个叫做荣临的人在1958年画的。

画扇面(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 供图)

绵阳专区外贸局给德阳潮扇社投资2万元,让其扩大再生产。2万块是很大一笔钱,当时5分钱可以买一堆熟花生,一碗面不过8分钱。潮扇社生产场地不够,县政府又把整个崇果寺的房子划拨给他们(当时寺庙僧人已还俗)。此时,潮扇社在册人员达到一千人左右,是德阳县最大的一个企业。经过绵阳专区协调,很多地方的画师都集中到潮扇社来作画。譬如绵竹年画艺人张先富两兄弟,就长期给德阳潮扇画扇面。现在德阳颇有名气的葛禄生葛牡丹,年轻时也是潮扇社的画工。还有一些画工知名度较低,被称为“粪桶画家”。他们平时在潮扇社画扇面,回家后还要挑粪桶种庄稼。“粪桶画家”跟民办教师差不多,名称虽然不雅,但却真实地反映出时代特点。

龚守春作为管理层整天忙得脚不沾地,工人们经常加班加点。大跃进时期,德阳县的宣传口号是,“粮食亩产达千斤,德阳潮扇日产翻千把”。有一天,潮扇社加班到夜里凌晨,龚守春在家里休息了一会儿,又去挨家挨户敲门叫工人们加班。工人们叫苦不迭。彼时,德阳潮扇出口量惊人,全用火车拉出去。不过好景不长,由于过于强调数量而忽视了质量,德阳潮扇的一些成品被买方多次要求退货。德阳潮扇社得自理运费,如此连续几次,潮扇社连工资也发不出来,只好破产倒闭,人员各自分流到竹器社、针织社等地。龚德江说,德阳潮扇曾经多次参加广交会,中央广播电台、四川日报等媒体经常报道德阳潮扇社的新闻。1949年后,德阳潮扇经历了三起三落。期间有时代运动的原因,也有经营不善的原因。上世纪70年代初,德阳潮扇社倒闭后,就再也没有人做德阳潮扇了。甚至于李宝成的后人,也不再做德阳潮扇。

龚德江从小在潮扇社长大,耳濡目染,学会了划竹丝、缠线条和画扇面等工序。龚德江下乡期间,龚守春和生产队长说好,让龚德江在乡下划竹丝上交潮扇社,每个工作日按七角钱计算。龚德江和另外两个农民,每天给潮扇社交十把竹丝,倒也比做农活轻松许多。1976年返城后,龚德江分配到德阳氮肥厂工会工作,继续写写画画。龚德江不满足于在工会喝清茶,认为自己还是应该做一番事业出来。1985年,龚德江主动停薪留职,开设装裱门市部,逐渐认识了德阳城内的大部分书画家。也就在这时候,龚德江和德阳日报美术编辑、画家舒增尧认识了。舒增尧和龚德江亦师亦友,时常给龚德江指点一番,这对提高龚德江的画艺很有帮助。另外,舒增尧还建议龚德江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高级研究班进修。

龚德江制作的潮扇(图片来自网络)

2012年,龚德江和女儿龚书到清华美院高研班全脱产学习了3年,师从霍春阳等名师。此时,龚德江已58岁,父女俩同时在学院学习,一时间传为佳话。学习期间,生活条件很苦,龚德江根本不适应北方生活,譬如早晨起来洗脸,毛巾都结冰了。在清华美院高研班进修期间,龚德江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《龚德江书画作品集》,有名家评其“师承大家,聪慧异常,法古不拘,深得其神。”书画技艺的突飞猛进,增加了龚德江搞好德阳潮扇的信心。因为龚德江明白,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德阳潮扇的传承人,自己有责任把德阳潮扇做得更好,而熟练地掌握中国传统绘画技艺,是实现这一愿望的前提。

其实,早在2003年,龚德江在舒增尧的劝说下,就开始制作德阳潮扇了。当时成都一批书画家到德阳采风。闲谈中,这些画家谈到,“德阳潮扇以前那么出名,为啥现在不生产了呢?”舒增尧说,他有个学生叫龚德江,他们家里以前是做德阳潮扇的,他可以动员这家人把德阳潮扇恢复起来。舒增尧对龚德江说,“德阳潮扇这么好,不把它恢复起来,那就是你龚德江的罪过。”龚德江陪着舒增尧去做龚守春的工作,时年83岁的龚守春连连摆手:“不做不做,舒老师我求求你了,做德阳潮扇累死人,又不挣钱,恢复啥子嘛,还是莫去惹事了。”舒增尧一时非常尴尬。

德阳潮扇(简以模 供图)

还好龚德江母亲在旁边打圆场,说:“舒老师你别跟老头子一般见识,你讲的很有道理,既然国家重视文化,我们就有责任把德阳潮扇恢复起来。”起初龚德江并没有掌握德阳潮扇全套制作工艺,他向父亲请教时,龚守春就会不耐烦地说不晓得。但其实,作为跟德阳潮扇打了一辈子交道的龚守春,早就盼望着德阳潮扇能够恢复起来。但是他明白,德阳潮扇工艺复杂,纯手工制作,价格高昂,很难在普通百姓中打开市场。恢复德阳潮扇,就意味着吃苦受累。有时龚守春看着龚德江把德阳潮扇做得怪头怪脑的,就开始在一边不客气地边批评边指点起来。如此,龚德江逐渐掌握了德阳潮扇的全套工艺。可惜,2003年末,龚守春就因故去世了。

龚德江和女儿龚书展示“扇王”(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雨杨 摄,图片来源:四川日报)

龚德江坚持认为,德阳潮扇这种纯手工制作的东西没法创新,因为创新之后就不再是德阳潮扇了。不过另一位德阳潮扇传承人杨占勇认为,德阳潮扇是可以创新的。杨占勇将潮扇编织工艺进行了改进和创新,通过“插丝”的方式编织潮扇,使复杂的工序大幅缩减。同时,他还将剪纸、秸秆粘贴画等多种表现形式融入潮扇扇面图案的设计创意中,让作品变得更加新颖、时尚、丰富。杨占勇认为,丝和编是潮扇的魂,任何创新都离不开,但这并不妨碍用潮扇作为载体以不同的形态呈现在人们面前,比如车挂、项链、木雕等。坚守还是创新,孰优孰劣,相信时间自会给出评判。

杨占勇在检查潮扇(图片来自网络)

2019年3月,四川天一学院设立德阳潮扇大师工作室,龚德江获聘为天一学院文创中心特聘研究员,人文系特聘教授。2019年5月,龚德江参加两岸四地非物质文化遗产风云人物颁奖大会,获颁功勋式非遗大师称号。如今,广州潮州已难见潮扇影踪,但德阳潮扇正在收获崭新的未来。龚德江认为,德阳潮扇具有区域性,代表了德阳地区的文化特色,必须原滋原味地将这套工艺传承下去。这就是他这个非遗传承人的责任!这辈子,龚德江将自己的生命都融入在了德阳潮扇中。也正是因为龚德江的这份匠心和坚持,德阳潮扇才会成为一种活态艺术,给我们呈现出它的百年风云。

(全文完)

前期回顾

彭忠富 ‖ 德阳潮扇:匠心风骨铸扇魂(上)

彭忠富 ‖ 德阳潮扇:匠心风骨铸扇魂(中)

来源: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

作者:彭忠富

供稿:德阳市地方志办公室

来源: 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
责任编辑:张亚
关闭本页 【打印正文】